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讀書是眼睛在吃飯,吃進血脈裡,哺育智慧;讀人是心靈在吃飯,吃進經絡中,滋養精神。 人,不吃飯可否?NO!不行。不吃飯就沒有了體力,甚至可以喪失生命。那麼人不讀書也同樣不行,不讀書則荒芫了頭腦,甚至可以喪失智慧。然而,你不讀人則更其不行,不讀人可以讓你失去精神,甚至可以喪失靈魂。在三者之中,我是唯獨可以幾頓不吃飯,但絕對是不可不讀書、不讀人的。 我對書的興趣與喜好,如同視各種美味的飯菜,只要有書,特別是有了好書,我便可以酒足而飯飽了。   一本好書到手,我是絕對不胡亂翻閱的,這如同面對著一道美味,我不會立即狼吞虎嚥一樣。我先要欣賞那顏色、造型、盛放的器皿,領悟其做工和用心,然後再慢慢品嚐。 對美好東西的欣賞與享用永遠也不會相同的。有些書我瀏覽得很快,甚至只看內容提要或裡面大大小小的標題,知道它在說什麼和用了怎樣的方法去說就足已,沒有必要字字句句地去費神,因為這樣的書都是粗看熱鬧,卻經不得推敲。人的時間和精力是有限的,在這方面花費得多了,留給美好的東西就少了。但若是我心儀的美好東西,則願將生命的分分妙妙不惜地投入進去。我要從初識開始,一點一點,一遍一遍地讀下去,決不會漏掉點滴的東西。 心緒浮躁的時候,有這樣一本好書在手,讀著,世界便漸漸沉靜下來。日子就變得明亮,身邊便包圍了許多安祥、和諧的氛圍。抬眼看窗外的雲,雲也飄逸著有了別樣的韻致。這時,我就要合了書本,信馬由韁地深思默想了。 其實,我寫作的靈感往往也就在這個時候才閃現並暴發出來的。 好書是要慢慢讀,慢慢受用的,讀得快了容易錯過許多美好的東西。我讀泰戈爾、海明威,讀錢鍾書、賈平凹從來都是字字句句的去領悟,決不走馬觀花。讀得細緻入微,才能真正領略大師的博大精深,才能對泰戈爾的雋勇、海明威的悲壯、錢鍾書的深刻和賈平凹的精美瞭然於心。 賈平凹先生在《我要說的話》裡勸告他的讀者不要對他的作品期望太高,說:“如果要讀,以平常心隨便去讀,上廁所讀也罷,睡覺前讀也罷,只要讀得慢些我就滿足了。” 這是大師的謙遜,這謙遜是真誠的。好書,只有慢慢咀嚼,才能與作者心神相通。 我是沒有書房的,但有些許藏書。由於整日的勞作奔波,藏書自然就沒有了時間通讀。百般無奈的時候,就遐想那一種“心靜自得詩書味,室靜時聞翰墨香”的境界,幻想著有朝一日不去奔波了,有了整日整日的時間,便設置一間書房,在房裡種株蓮花或擺掛蓮花的作品,蓄一片清心,安安靜靜地讀書,也讀蓮。 越是這麼想,就越是艷羨古時詩人們那份悠閒和自然,竟然悠閒和自然得把書分四季來讀,人可分喜好來賞。清人張潮就在《幽夢影》中說:“讀經宜冬,其神專也;讀史宜夏,其時久也;讀諸子宜秋,其致別也;讀諸集宜春,其機暢也。”經史子集,冬夏秋春,多美的日月。忙忙碌碌的現代人是沒有這個福分的了,滾滾紅塵,一地雞毛,日子一天天地浮躁,寫書的人越來越雜,書出版的越來越多,價格卻越來越貴,讀書的人越來越買不起,書越讀就越來越少了。 正因為人活著已經很累了,人們便注重了善待自我,善待自己的生命。於是,我也開始善待自己,並用心守候著自己靈魂家園裡的一切,包括我心靈的女神,於是,我在讀書的閒暇時間開始認真地讀人。 讀人其實就是在品味人,品味人生。品味著人就總想把所讀到的有些許特點的人物變成自己作品中的人物,便挖空心思地想塑造出很適合於自己意向的人與事。於是,我閱讀人的同時,便總故意去尋找自己心靈女神的蹤跡,尋找到了讀著就吃進了經絡,滋補了我的精神。 我願意讀人,讀我喜愛的人和我所愛的人。於是,就尋尋覓覓地拚命搶時間,找空閒,獨自一人靜靜的、默默的讀著、品著、賞析著自己喜愛的和所愛的人。 我喜歡清晨讀散文隨筆,讀得心境恬淡,太陽就升起來了,該上班了;晚上翻閱心靈的檔案,查找自己的女神,然後心平氣靜地讀著自己喜愛的人;星期休息或節假日就離開騷動的家,隻身來到辦公室在空曠中讀些詩文,或寫些自己的東西。這樣,我的生活也就充實了,精神也振奮了,不再有那些煩惱、低沉和無聊。 解讀一個能值得讀的好人,能影響、感染、幸福和輝煌你自己的一生。 有人說讀書是一種種樹的另一個方式。這話確實千真萬確,讀一本好書是為自己的靈魂種一片綠蔭,生命蔥鬱而旺盛;讀一個所愛的人是為自己的靈魂種一株樹。好樹成林便點化生命,滋養精神,潤澤靈魂。 我想,我精神的世界和我靈魂的家園就是一片山好水好人更好的天地了。

| 4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想起寫這樣的一篇日誌,是因為今天聽到這樣的一首歌《埋葬冬天》,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對這首歌如此喜歡,或許是因為經歷了生命中的33個冬季,對人生有了一種更加深刻的感受吧! 記憶中的冬天該是飄雪的季節,最美的是在某個冬日的午後,窗外飄起漫天的雪花,靜靜的站在雪地上,看著這晶瑩的雪花簌簌飄落,晶瑩且剔透,純真而柔軟,大地一片潔白,是這純潔的白雪掩蓋了大地的一切傷痕,突然間你會有種飄然向上的感覺,任由自己在宇宙蒼穹中穿行,也就忘忽了世界的一切存在,或許這一切僅僅只是一種幻覺,美麗而短暫。其實我是一個悲觀主義者,我知道這不會是永久,當看到積雪的消融,我還是會有種莫名的傷感,是這積雪的融化帶走了全部幻想,留下的仍然是滿目的瘡痍,或許,自從飄雪的時候就已經注定了這樣的結果,時間再久也只是讓自己更多地感受失意!其實人生在很多時候也會是這樣無奈,或許一開始我就知道,這一切並不屬於我,為了不讓自己的人生留下遺憾,我還是執著地努力了很久,到頭來發現無法改變這樣的現實,無法逃脫命運的窠臼,其實在漫長人生中,究竟有幾個人,可以一起默默欣賞飄飛的雪花呢?當無法擁有的時候,還是選擇放棄吧,何必為了一種虛無縹緲的感覺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狽…… 今年的這個冬天真的很冷,冷得徹骨、冷得心寒,彷彿自己始終無法走出這個生命的寒冬,心情也一直比較沮喪,好在有很多朋友對我的鼓勵和關心,才讓我在這個冬季不再感覺到冷,記得在朋友送我的一本《生命美學的訴說》中有這樣一段話:“人的生命就像一條小河,從源頭汩汩地流出,它無法知道去路是坎坷還是平坦,不管是曲曲折折,還是平平庸庸,終歸是一場流過……”“但只要有春天在,便有新生命的到來,人間不會缺少美麗。”其實,想想也是,在生命長河中,曾經的那些經歷就是一種人生歷練,只有經過磨煉的生命,才能累程出堅強的生命力,也只有歷經風風雨雨的人,才知道生命的難得與珍貴,好在這個冬天已經遠去,春天已經到來,又一個春夏秋冬的輪迴開始了,而我也該埋葬那些失意的的故事,也應該放棄曾經,重新開始……

| 14 July, 2012 | 一般 | (2 Reads)
老婆被泡,   貼子(方言,指情人)被撬,   一打麻將就點炮,   頭一次點小姐就被舉報。

| 23 June, 2012 | 一般 | (2 Reads)
雨,一直在下,淅淅瀝瀝下個不停。 這樣的天氣,去哪裡都沒興趣,這樣的雨天,最適合在家看書、碼字、拉琴、聽雨。 已經是第四天了,天,漏了似的。雨幕密密麻麻,纖纖細細,織網編簾,雨點在低窪處濺起一朵朵小浪花。雨水洗過的世界無比的乾淨、肅穆。高樓的牆體沖刷的非常潔淨、光亮。 江南的深秋儼然像春天一樣,依然是鬱鬱蔥蔥,綠意盎然。 這幾天,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經常被淅淅瀝瀝的雨聲吵醒,有時候半夜醒來竟沒有了一絲的睏意,屋簷下滴滴答答的聲音似“大珠小珠落玉盤”。 站在陽台上看著纏纏綿綿的雨絲從天上輕柔地飄下,這樣深沉,這般含蓄,真是別有一番韻致。 眺望街上的雨絲化作天地間的一道簾幕,讓天地合一;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們頭頂上各式各樣的雨傘,欣賞著雨滴落在傘上濺起的水花;欣賞著一對對戀人共擁一傘,相依相偎地走過,讓塵世間的柔情蜜意和人間至愛在雨中得到了昇華。這紅紅綠綠的雨傘點點,花一樣的迷人,是一道多麼靚麗的風景線啊! 此時,心情如雨洗過的天空。坐在窗前什麼都不去想,任由斜雨在我眼前編織著季節的故事;我什麼都不去做,任由密密麻麻的雨絲把自己每一寸血肉融化;任由細雨在眼裡濺起記憶的花朵。

| 16 June, 2012 | 一般 | (2 Reads)
母親,在您的身邊,我永遠也長不大。您,離開我十幾年了,記憶,像肥皂泡,一個一個,隨風飄落。唯有您,悉悉索索的腳步聲,夜裡尋食的老鼠的腳步聲,小心翼翼的腳步聲,常常侵入我的夢林。輕輕地,輕輕地,一朵白雲飄遠,天國擁擠嗎?昨夜,你有走進我的夢裡。好溫馨,好溫馨,我又找到了家。 母親,回憶你的一生,就嘮嘮你的一天吧。 早晨,您從熟悉的燈台上,劃一根火柴,躡手躡腳的,擱在鍋台上,點亮了一天的生活。抱柴,給鍋裡添水,捅開灶膛的死灰。一袋煙工夫,香噴噴的早飯便做好了。我敢說:母親做飯是一把高手,雖然她不識一個字,沒看過一頁關於烹調的書。她總能將有限的食材,調理的有滋有味。接下來,在全家端起碗,餵飽扁癟的腸胃的時候,餵豬,拾掇傢俱上落下的灰塵,就連空的瓶瓶罐罐,都擦得錚亮,彷彿能照出人影。 接下來,就是上地幹活。母親的氣力是很大的,幹活從來不遛彎。那時候,生產隊掙工分分紅,母親掙十分相當於一個男子勞力。母親不僅力氣大,而且幹活很細心,她能把一棵玉米根底的草,剔除得乾乾淨淨。拉車,駕轅,點籽,揚糞,扶犁,樣樣是一把好手。幹活的間隙,母親常常揣著針線活,納鞋底,繡鞋墊,納的鞋底平整,鞋墊上的龍鳳,展翅欲飛。 中午,母親還是一溜煙的小跑,像捻線砣。做飯,洗碗,餵豬,洗衣服,打理院子裡的瓜菜。記憶中,母親是從不睡午覺的。好像她有使不完的勁。 晚上,特別是在夏天,夜很短。螞蚱和蟋蟀在院子的菜地裡,悠閒地彈琴,母親就著橘黃的燈盞,做著針線活,背影在土牆上一起一伏。靜謐的夜,總是編織著溫暖,儘管外面的夜黑黑,儘管當時的日子大多的人家過得都很拮据。 兒行千里母擔憂。如今,村子裡和您一樣年長的都去了,和您走一條道。村子裡的窯洞,向張開口的喇叭,一片衰落。大多數人家的院子裡,長滿了蒿草,不敢跟您提及,您聽了一定會惋惜的睡不著覺。村子裡的人家,氣力好的,都到外面討生活去了,老弱病殘的也不多了。只有村口老槐樹上的麻雀,是最後一批留守者,灰灰的眼睛,見證著村子的荒涼。也許,它們生來就認為,那裡是它們的永久的家園,根的所在。 母親是家呀,失去了家,無論誰,都該怎麼活? 願母親在天國安息! 兒,叩首!

| 9 June, 2012 | 一般 | (2 Reads)
笑笑    作者 塗湘奇(塗相奇) 小時侯 媽媽說我很會笑 一天到晚傻笑 長大了 朋友說我很會笑 樂呵呵少年笑 在平時 同事說我很少笑 工作狂沒有看見笑 而現在 理解笑笑 笑一笑無憂愁 天天笑十年少 (塗湘奇作於浙江龍灣甌江QQ407973408)

| 7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如詩的生命吟誦著泛潮的思緒,如歌的歲月隱藏了生活的謎底。零落而斷斷續續的心語又一次響起,誰是我今生的知己?曾經以為值得擁有的情誼,如今已是腐爛發霉的垃圾。曾經以為是純潔的交往也難逃銅臭熏染過的俗氣。曾經以為可以相互信任著一路走下去的默契,早就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人生是一場遊戲?是一場演給別人看的戲? 是一幕無場次的戲!或悲、或喜。台上,你一臉厚重的油彩,一身華麗的外衣,唱、做、念、打、都很到位,台下掌聲陣陣,我幾乎隨你入戲。鼓點急促地敲起,叫板喊醒了我一時的沉迷。瞬間我清楚地看到一個毫無表情的你,冷漠的眼神掃過我向更遠處瞟去。那一刻,我看穿了你,看懂了戲。 為了適應和取悅這個雜亂的人生舞台,我是否也要用艷麗的色彩描畫出一張謎人的臉譜?我是否也要學做老生?花旦?小生?青衣? 恍然間,我輕抒廣袖,蓮步依依,指若蘭花。又長髯垂掛,令旗滿肩,威風凜凜。又風流倜儻,輕搖香扇,詩詞儒雅。又八面玲瓏,幽默詼諧……我或低眉淺唱、或放聲大笑、或英勇善戰、或乖巧討喜……不管有多少變化,我都知道,那不是誠實的我,也不是原本美麗的自己。曲終人散,癡心的我,演活了沉悶的獨角戲,也將悲哀的情緒釋放得徹徹底底,你讓我分清了戲裡戲外的自己。 台上台下,誰是我今生的知己?誰會在我困惑的時候,告訴我怎麼做才不會謎失?誰會在我將要倒下的時候,用堅實的臂膀把我的脊樑托起?誰會在我落敗的時候,一如既往地不棄不離?誰會在我傷痕纍纍的時候,輕輕地為我擦拭血跡?誰會在我惡夢醒來的時候,給我最溫馨的慰籍?誰會在我走投無路的時候,牽著我的手走出荒蕪的谷底? 每當我走過空曠的原野,我常常禁不住內心的激動心情,世界是這麼的無限,只要你熱愛它,世界就會陪伴你,而不會離你遠去。如果有個知己與自己一同走著,這個世界就會變成我們的,我們會是多麼的富有。然而,這個世界卻有著那麼多的人日夜為了看不見的金錢,權利而忘卻了自己,背叛著自己的愛人,讓無盡的悲歡離合的故事在這個世界流傳。 千百年來,有多少的人為了愛而魂不守舍,有多少的人在生命匆匆的輪迴中為愛情飛揚著美麗的淚河?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總愛伸出手去撫摸長夜,這從一代代生命之前走過的夜色,會留著什麼美麗深刻的文字呢?會有著什麼深觸的情感讓我留戀呢?為什麼我每一次的懷想都禁不住淚眼千行,去懷想它的色彩裡有多少的愛的故事在靜靜的傳唱。 今生。我知道會很快地走過,再也不會回來。我常常想我寧願為了一個知己,而丟掉外在的一切。只要有志同道合的相守,風雨兼程地走過,我也無悔。我願意和我的愛人,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在點燃的紅燭下一遍遍讀著古老的詩句,我們一起講著美好的故事,回味著美麗的童年……我願意和他去登長城,看歷史的變遷,看大海,看想像未來的生活,看星空,想像宇宙的神奇…… 聽著如詩的音樂,我禁不住懷想:今生誰是我的知己呢?我多麼希望聽到他真誠地說聲:執子之手,與子諧老。為了這一句話,在自己愛人身邊死去最是一種無限的幸福。 回首過去,彷彿又看了一場場戲。戲中,你瘋狂地變臉,我笨得只看到了你帶給我視覺上那一次次驚奇的衝擊,卻沒注意到你每一次地轉身其實都是一次愚蠢的把戲。為什麼你不一直掩飾下去?為什麼要讓我看清你的自私自利?為什麼你在騙我的同時又把歡樂放到我手裡?為什麼人生如戲?!為什麼你要拿詭計做道具?害怕做戲的你,我只想遠離錦袍繡囊裡的虛情假意。於是,我逃、逃到無路可去。告別昨日的沉重,我走了,為你、為自己。 我珍藏了與你點滴的相知,亦塵封了與你所有的記憶。只因,我不想再看到油彩下的你,也不想看到卸了妝的你,更不想看到無聊的戲繼續荒唐地演下去。那樣,最終受到傷害的,不僅僅是天真的我,還有聰明的你。 咚、咚、咚、鼓點又敲響了,如歌的行板也唱起。演戲、做人,做人、演戲,紅塵滾滾,誰是我今生的知己?

| 2 May, 2012 | 一般 | (2 Reads)
密密綿綿的雨絲把天際籠罩成一張淡煙若霧的網,絲絲清冽的風,滴滴稠密的雨,讓週遭的空氣一日一日變得清冷。 外面有風,她的視覺裡全是晃動的物體,包括他的樣子。人生有時候,總是很諷刺,一轉身可能就是一世。有時我們本可以輕易的擁有,然而卻讓其悄然溜走。每天匆忙中,一直有一種習慣,隨筆記錄下身邊的點點滴滴。文字對於她來說,一直有一種特殊的感情,當身處寂靜空間,當夜深人靜,當多愁善感的時候,她只會想到用文字來傾訴,記錄下剎那的心情。很多時候寫,只是心太累,想找一份寄托。因為認識他,也是緣於他的文字。那清新曼妙的文字,那真摯感人的情懷,那清雅婉約的文風,折服了很多讀者的心靈和思想,她不知道。她只知道,第一次讀他的文字,她就喜歡上了,喜歡他文字的簡約或華美,喜歡他文風的婉約或豪邁,喜歡他文字背後的哲理和感悟。 生活中,有一些細節,微小得幾乎讓我們可以看不到,有一些情節,平淡得幾乎讓我們可以忽略,然而,往往唾手可得的幸福,是從細小平淡中獲得的。習慣了聽他親切的叫她的名字,雖然沒有洪亮的聲音,可她的靈魂跟著他已經走了好久好久;習慣了聽他那些心碎的往事,雖然她知道她不知用哪些語言規勸,然而希望他幸福快樂卻是她一直默默祈禱的心願;習慣等著他歸來,把點滴的關懷珍藏在心底,足夠溫暖她整個人生的冬季。遇見了,也分離了,熟悉了,也準備淡忘了。 這是一個怎樣的夜呢?她不想回家,依稀,是受了傷了,是在哭泣中,是在絕望中,只想喝一些酒,喝到大醉了,明天,也許一切都會好了。面對她,朋友們也無奈,聽她的話,就去喝酒吧,喝到大醉……希望的事情不一定都能實現,也不一定都需要實現,只是,今夜,舉起杯她就醉了。游離狀態的,飄飄忽忽的,到處的找他,摔倒了,也不知道痛,摔破了,有血,也不怕。她只是不說話,總是不說話,不笑。酒杯晃動著也全是他。她是一個很貪婪的人,她只想擁有,不想失去。她的貪婪是從認識他才滋生、瘋長的,只對他。不想失去,可他還是不見了。他帶走了她的心,她成了一個空殼。笑,是自己的;哭,是自己的。與誰有關?她不是一個喜歡喝酒的人,但今天的她卻喜歡借助酒杯,舉起杯,釋放自己。看著朋友們在說話,嘴巴是一張一唏的,卻沒有聲音。一切都在旋轉,房子在轉,桌子在轉,地在轉,人在轉,一切都在轉……一切也都擠壓過來,四面的牆,對面的圖,圖中的人……在撕扯,她的長髮,她的衣裙,她的皮肉,她的心……反抗,動彈不得;呼喊,沒有救助。在或笑或哭之間,最牽掛的還是那個想念卻又不能說出來的人和事。 生活不是詩中的浪漫,也不是小說裡的天馬行空,它是實實在在的過日子。他說,她不年輕也不漂亮,他欣賞的是她的才華和優雅的氣質。他說,她是他手心裡的寶;他的生命中不能沒有她。許是被所謂的“真情”所感動,許是被認可,被欣賞?她漸漸習慣聽他傾訴工作的疲憊、成功的喜悅包括滿腹的牢騷。傻傻的就沉溺下去了,就出不來了。誰都知道,是習慣,就難改變。 她像一個迷途的孩子,無助而迷茫,更有份疼痛,似乎生命中多了什麼,或是少了什麼,說不清楚。真的說不清楚嗎?不,說的清楚:多了太多太多的失望,少了太多太多的希望。生活開始發生了太大的變化,一切都是從前的樣子了,一切都不是昨天的樣子了。一點點的,空洞起來,痛……痛……痛無比,知道還活著。 疼痛時,人是最清醒的;清醒時,人是最疼痛的…… 文章來源:穿過耳洞的一束陽光 |辰光四溢-劉若辰 | 裝家deckome的BLOG |孕育專家的部落格 | OnlineJournalism.com |韓放——那一年南來北往 | 阿仁的BLOG |amandadarcie的部落 | Olympics blog |『莫扎特通道』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密密綿綿的雨絲把天際籠罩成一張淡煙若霧的網,絲絲清冽的風,滴滴稠密的雨,讓週遭的空氣一日一日變得清冷。 外面有風,她的視覺裡全是晃動的物體,包括他的樣子。人生有時候,總是很諷刺,一轉身可能就是一世。有時我們本可以輕易的擁有,然而卻讓其悄然溜走。每天匆忙中,一直有一種習慣,隨筆記錄下身邊的點點滴滴。文字對於她來說,一直有一種特殊的感情,當身處寂靜空間,當夜深人靜,當多愁善感的時候,她只會想到用文字來傾訴,記錄下剎那的心情。很多時候寫,只是心太累,想找一份寄托。因為認識他,也是緣於他的文字。那清新曼妙的文字,那真摯感人的情懷,那清雅婉約的文風,折服了很多讀者的心靈和思想,她不知道。她只知道,第一次讀他的文字,她就喜歡上了,喜歡他文字的簡約或華美,喜歡他文風的婉約或豪邁,喜歡他文字背後的哲理和感悟。 生活中,有一些細節,微小得幾乎讓我們可以看不到,有一些情節,平淡得幾乎讓我們可以忽略,然而,往往唾手可得的幸福,是從細小平淡中獲得的。習慣了聽他親切的叫她的名字,雖然沒有洪亮的聲音,可她的靈魂跟著他已經走了好久好久;習慣了聽他那些心碎的往事,雖然她知道她不知用哪些語言規勸,然而希望他幸福快樂卻是她一直默默祈禱的心願;習慣等著他歸來,把點滴的關懷珍藏在心底,足夠溫暖她整個人生的冬季。遇見了,也分離了,熟悉了,也準備淡忘了。 這是一個怎樣的夜呢?她不想回家,依稀,是受了傷了,是在哭泣中,是在絕望中,只想喝一些酒,喝到大醉了,明天,也許一切都會好了。面對她,朋友們也無奈,聽她的話,就去喝酒吧,喝到大醉……希望的事情不一定都能實現,也不一定都需要實現,只是,今夜,舉起杯她就醉了。游離狀態的,飄飄忽忽的,到處的找他,摔倒了,也不知道痛,摔破了,有血,也不怕。她只是不說話,總是不說話,不笑。酒杯晃動著也全是他。她是一個很貪婪的人,她只想擁有,不想失去。她的貪婪是從認識他才滋生、瘋長的,只對他。不想失去,可他還是不見了。他帶走了她的心,她成了一個空殼。笑,是自己的;哭,是自己的。與誰有關?她不是一個喜歡喝酒的人,但今天的她卻喜歡借助酒杯,舉起杯,釋放自己。看著朋友們在說話,嘴巴是一張一唏的,卻沒有聲音。一切都在旋轉,房子在轉,桌子在轉,地在轉,人在轉,一切都在轉……一切也都擠壓過來,四面的牆,對面的圖,圖中的人……在撕扯,她的長髮,她的衣裙,她的皮肉,她的心……反抗,動彈不得;呼喊,沒有救助。在或笑或哭之間,最牽掛的還是那個想念卻又不能說出來的人和事。 生活不是詩中的浪漫,也不是小說裡的天馬行空,它是實實在在的過日子。他說,她不年輕也不漂亮,他欣賞的是她的才華和優雅的氣質。他說,她是他手心裡的寶;他的生命中不能沒有她。許是被所謂的“真情”所感動,許是被認可,被欣賞?她漸漸習慣聽他傾訴工作的疲憊、成功的喜悅包括滿腹的牢騷。傻傻的就沉溺下去了,就出不來了。誰都知道,是習慣,就難改變。 她像一個迷途的孩子,無助而迷茫,更有份疼痛,似乎生命中多了什麼,或是少了什麼,說不清楚。真的說不清楚嗎?不,說的清楚:多了太多太多的失望,少了太多太多的希望。生活開始發生了太大的變化,一切都是從前的樣子了,一切都不是昨天的樣子了。一點點的,空洞起來,痛……痛……痛無比,知道還活著。 疼痛時,人是最清醒的;清醒時,人是最疼痛的…… 文章來源:孫紹振的BLOG |聰明悠然的BLOG | 『海衣蒼朵十』新浪部落格 |空谷幽蘭的BLOG | 安徽省黃梅戲劇院 |Helping Hands | 越減越肥的考拉 |魯稚的陽台 | 暗黑閣--大地洶湧出我的天 |養性堂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八月份的暑假,夏天的餘威帶著一陣陣淅淅瀝瀝的小雨不斷襲來,在這個似走未走的季末,喜歡聽一曲班得瑞的輕音樂,站在門前的老槐樹下,一次又一次的回眸…… 回眸,如在水之中央,像一隻小船,身後是平靜的水面,輕輕劃過,不留痕跡,只是似水的流年不停地雕刻著船舷,記錄著生活的一點一滴。 還記得剛剛升入高中後的那次軍訓,那個熾熱的操場上,知了高叫著,十六、七歲素不相識的我們在這裡遇見,一起流汗,一起為了最後的榮譽而努力。還清楚的記得,最後一天的晚上,我們一起唱歌,柔和的燈光裡同學們那一張張可愛的臉龐,歡快的歌聲裡那樣略帶傷感的分別。第二天,我們不捨地送走教官,回望那空蕩蕩的操場,總覺得昨晚的歌聲還在耳邊迴盪。 回眸,總是這樣,就像是輕音樂,如同夏天冰涼的雨洗刷燥熱和喧囂後一陣清爽的風,但無論是什麼樣的輕音樂,總是帶著一種淡淡的傷感,就像是江南水墨中雙眉蹙起的少婦,那微微上揚的嘴角,勾出無盡的美麗和憂傷。 還記得那一次期末考試,你退了三個名次,整個課間,你都趴在桌子上,一句話也不說,只是拿著一支筆在一張紙上胡亂的畫著圈圈,我叫你去吃飯,你搖搖頭,你說高二不想選理了,想選文,那次我很生氣,便罵了你一頓“今天選理,明天選文,你這樣不專心,肯定什麼也學不好,你的理科一向很好,只是一次的失利,你就氣餒了!”話一說出,我也有些後悔,你已經很難過了,本不應該這樣說你的,但是你卻一下子站起來,“對,我們一起選理,再難也要堅持,下次大周回家我再也不看電視上網了,我要奮起直追!”然後猛地拍了我肩膀一下,“走,吃飯去!” 現在,想起你那天的樣子,那天的話,便忍不住想笑——你的率真、勇敢、可愛,還有你說的要一起堅持。 高中生活,有苦有甜,我和你一起走過的日子裡,手拉手,肩並肩,共同用筆,用青春書寫繁華,書寫壯麗的人生篇章。破繭成蝶,蚌病成珠,我們相信——堅強磨練終成美麗! 回眸這走過的一年,然後默默告訴自己,要與你一起堅持,一起努力,兩年之後,能在老槐樹下,像這樣輕鬆的回眸過去淚水與歡笑交織的三年,任那美麗卻傷感的音樂在耳邊迴盪,沒有遺憾。 文章來源:月弧遐的BLOG |玩學堂的BLOG | 湯素蘭的童心世界 |心 齋 | 那年夏天 |天津譚汝為BLOG | 北京·心心大院·情景劇團 |老徐的BLOG | 退思堂 |唯有火硝的BLOG |

Next